专题报道

【最美一线员工】李杰:双脚大泥巴的他
作者:陆金凤 编辑:吴朋昊 发表时间:2019-09-06 15:26:52 字号:

  连续的阴雨天气,让李杰焦头烂额。

  哈尔滨的天,今年的雨水貌似格外地多,上午刚刚排完的水,下午一场雨又恢复了原样。李杰紧缩的眉头一直没有舒展,手指上夹着的烟快要烧到了根部。看着手上的计划单,不知道如何是好。在东北干工程,本就是与老天抢工期的活儿,这样下去,这个月的工期怕是又要滞后了。

  他是满脚泥巴的前行者,也是“铺路者”

  窗外的雨噼里啪啦下个不停,李杰的脸也像这阴雨天一样,差点就哭出来了。秋雷滚滚,电闪雷鸣,这雨不知道又要下到何时了。天微微变黑的时候,雨势变得小了些,李杰来不及吃晚饭,穿着一天未脱下的雨靴冲进了施工现场,争取在不下雨的时候能抢一抢进度。

  “宜昌东阳的,抓紧时间把水排了,施工过程中保障人员的安全……”

  “长城网架的队伍,你们要严格按照我们的施工计划施工,不能自己想干哪一块就干哪一块……”。

  ……

  李杰在工作面上走一路安排一路,争分夺秒地和天气抢时间,细心地留意着各个施工部位的情况。穿了一天的雨靴磨得脚趾有些不舒服,李杰顾不上这些,指挥着现场抢工期。这一宿,工地上热火朝天,天快亮的时候,很多人还在睡梦中,我们的建筑工人,无数个像李杰这样的建筑工人,不舍昼夜奋战在施工现场。白天下雨的时候,李杰还未脱去反光马甲,合着工作服就在床上躺了一会,不敢睡得太沉,怕不下雨了耽误施工。

  “未见其人,先闻其声”,李杰的大嗓门在项目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。“阿姨,给我一个馒头”,李杰的早餐是一个白馒头,一边走一边往嘴里塞,雨靴上还残留着泥巴。哈北车辆基地位于哈尔滨市呼兰区,土壤粘性比较高,雨水多的时候,鞋子和裤脚全是大泥巴。李杰笑着说:“现在进场道路都硬化了,都好了很多,前期的时候比这辛苦,双脚和着大泥巴往前推进,车都进不来,泥泞的道路轮胎会打滑。现在施工现场和营地基本都具有规模和基础设施了。”看着略有规模的施工现场和干净整洁的生活营地,李杰和大多数的前期施工工作人员,付出了难以想象的辛苦。

  他是员工的好榜样

  李杰,1990年出生在陕西商洛,2013年在京沈客专项目部参加工作,2018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现为哈尔滨市轨道交通2号线哈北车辆基地生产技术部主任,主要负责施工生产工作。都说经常干现场的人,脾气火爆,嗓门大,他们还有一个特点就是皮肤黝黑,仅有戴安全帽带的地方白的肤色分明。李杰笑起来的时候,眼睛眯成一条缝,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。大家都说李杰心态好,面对施工现场任务繁重、监理方百般刁难等等,他也是迎难而上,一一解决,有问题就解决问题,总不能把问题放在那里吧,这是李杰的态度。

  别人都说李杰心态乐观,坚强。李杰露出他那标志的一口白牙笑着说:“心态不好不行啊,所有事情都会找到你,你总不能逃避吧,迎难而上,有问题咱们就解决问题,退缩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”。没想到大老粗的李杰也能说出这番话来。“李主任,村里的大姐又来阻工了”。李杰二话不说来到了施工现场,将大姐带到了我们的会议室,“您看我们在这里修地铁也是合理合法行为,也是为了哈尔滨市的基础设施建设,希望得到你们的支持,绝不会影响大家的正常生活……”李杰指着墙上的党旗,跟大姐说:“我们是共产党员,为的就是让大家生活得更好,更便捷……”。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,这位大姐在李杰的一番解释下笑着走了。同事打趣道:“看不出来啊,你还有这本事,本以为还要胡搅蛮缠一会呢?”“其实他们有时候只是不懂,把道理说开了也是很简单的。”李杰默默地低下头戴上安全帽又去了工地,顾不上收拾裤脚的泥巴。别人只是不知道,他今天面对的这些事情,其实也是要做很多功课的,需要深入了解百姓的心理,才能足够说服他们。

  郊区的夜晚总是黑沉沉的,天上的星星几乎清晰可见。“李主任不好了,现场的电缆被挖断了”。糟了,生活营地和施工现场都停电了,这可如何是好。“通知现场值班人员,迅速拉起警戒带,保障人员安全,并通知安全总监及项目经理。”李杰迅速穿上刚刚脱下的雨靴,带着满脚的大泥巴,抄起报话机和安全帽冲进施工现场,迅速联系电力公司进行维修。李杰守在施工现场进行一夜的抢修,终于恢复了用电和正常施工。第二天的总结会议上,李杰主动承担事故责任,并分析此次事故的原因,施工前未彻底排查管线分布情况,且没有对管线布置区域进行标识。这是教训也是经验,提醒我们在施工过程中要更加细心,考虑要更加周全,排查要更加细致。

  他用“泥脚”走出幸福生活

  李杰是陕西汉子,身上透着一股子豪爽劲儿。同事都喜欢喊他“二哥”,因为他不拘小节,不计较得失。工作中雷厉风行,做事掷地有声,说话铿锵有力,虽然他的大嗓门不被领导认可,陈烜总是跟他说:李杰,说话嗓门低一些,要带着正能量去感染别人。生活中他总是和同事开着玩笑,排解着工地生活的枯燥无味。“李杰,去聚餐啊。”“不了,还得给孩子买奶粉呢”。裹着泥巴的一双鞋子已经看不出原来的颜色,黝黑的脸庞和满口洁白的牙齿,还有他笑起来看不见眼睛的笑容,在太阳下面闪闪发光。

  李杰的孩子才刚满8个月,出生的时候陪伴了不到半个月,就被繁重的施工任务召唤回了工地,大半年时间,没有回去过一趟,仅仅靠着视频看着孩子的成长。妻子跟着他结婚的时候,连房子也没买,今年才凑够了首付,李杰说,陪伴他们的时间真的太少了,工程人真的太难了,太难了。李杰总感觉特别对不起妻子,她是个好女人。简单的一句夸奖,大概凝聚了他所有的词汇。同事都说:让嫂子带着孩子来工地转转吧。李杰一脸甜蜜的笑着说:等时机成熟了,一定要让他们来看看我参建的工程,不说多伟大,但是是我们众多兄弟的汗水辛劳建成的。

  “李杰,你跑什么?”

  “去工地!”

  双脚鞋底的泥巴已经结痂,随着他结实的脚步,一块一块地脱落。

 

 

相关新闻